嘘,这可是来自“蛇牌学院”Juha大师国际班的真传心法

斫轮徐则甘而不固,疾则苦而不入,不徐不疾,得之于手而应于心。口不能言,有数存焉于其间。

这是庄子中借用工匠扁轮之口阐发的技艺修炼。正所谓,技法可传,心法难会。

2019年5月24-26日,“蛇牌学院”第二届神经外科Juha大师国际班在郑州成功举办。在学习班上,来自国内外的顶尖专家通过“手术直播”和“病例讨论”,展示他们的独到绝学和华丽招法,给了与会代表以莫大的享受与收获。机会难得,“医维讯”小编可不想轻易放过,经过一连串追问,终于让我们挖到了不少“真传心法”。

仔细看哦,你也有机会成为他们一样的大师……


Juha Hernesniemi

训练一万小时以上,没有捷径

1.jpg

● Juha Hernesniemi教授授课中

Juha Hernesniemi(尤哈·赫内斯涅米)教授是芬兰人,世界著名神经外科专家,原赫尔辛基大学中央医院神经外科主任,西班牙“拉蒙-卡哈尔健康科学院”荣誉院士。现在可是咱们河南省人民医院Juha国际神经外科中心的主任、教授。Juha教授告诉小编,自己68岁从芬兰退休,然后去了世界很多地方,包括美国等国家在内不少医院都向他伸出过“橄榄枝”,条件都很好,经过深思熟虑,他最终选择了河南省人民医院。“上海也有私立医院邀请我,但是我更喜欢公立的医院。”Juha教授说。

2018年7月,河南省人民医院Juha国际神经外科中心正式成立,Juha教授从此开始为中国人民服务。他坦言,来中国之前,以为会和西方差不多,但是后来发现中国很不一样,遇到很多困难,但经过了将近一年的努力,可以说有了很大的进展,相信会越来越好。

经过追问,原来大师所说的最大的困难是语言的问题。大师曾经非常自信,原计划用3个月左右的时间基本掌握,但后来发现中文真的很难哦!不过,已经72岁的大师没有放弃,每天还在坚持学习中文,这个精神还真是让人敬佩。

谈到对于“蛇牌学院”的Juha大师国际班,他认为与自己在国外举办的培训班很类似,互动效果非常好。他说,自己来过中国很多次,去过很多地方,现在无论是中国,还是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都有很多高水平的神外医师,病例也非常丰富,通过“请进来,走出去”,中国的神外医师水平现在已经基本与国外接轨。而且他预言世界神经外科的未来将在东方。

“当下,微创介入发展迅猛,您认为对传统的神经外科有冲击吗?”针对小编的这一提问,Juha教授表示,任何事物、技术都处在发展过程中,就像现在的中国也和20年前很不一样。介入技术的确发展很快,但并不是所有的开颅手术都会被微创取代,开颅手术仍有许多用武之地,有些疾病只能选择开颅。传统的术式会受到影响,但这正是科学进步的结果。

2.jpg

● Juha Hernesniemi教授看望病人

对于一位神经外科医生如何成为像他一样的高手,Juha教授直言,主要就是刻苦训练。要成为优秀的人,训练一万小时以上,认真学习解剖,多动脑思考,没有捷径。

没有捷径,就是Juha教授的心法吧。


Vinko Dolenc

神经外科不是一种工作,而是生活

3.jpg

● Vinko Dolenc在听课

Vinko Dolenc(维克•道伦斯)是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神经外科医学博士,是Dolenc入路的发明者和Dolenc三角区的定义者,在颅内海绵窦内病变方面有着丰富的手术经验,曾受邀到美国的9个州和其他大陆的21个国家,对众多颅底病变患者实施手术。

谈到自己的“心法”,他一再说难。他说,对自己来说,神经外科不是一种工作,而是生活。

“工作不能白天、晚上连着做,但生活可以。”Dolenc教授说,每次手术,这只是自己生命中的一天,但却是这个病人的一生。

谈到成为像他一样的高手,Dolenc教授表示 与那些每天尝试完成一万次不同动作的人相比,自己更加信任那些把同一个动作重复一万遍的人。“就是要训练、训练、训练,每一个尝试难度较大手术的人必须要明白没有捷径,要尝试很多遍后才能变得专业。”

“我来北京、上海几次之后就发现,中国医生是全世界最为勤奋的。最重要的是尝试、尝试、尝试、重复、重复、重复,这是唯一的方法,没有捷径。”Dolenc教授说。

Dolenc教授也已经77岁了,谈到这么大年纪还亲自在手术台上操刀,他不以为然地说到,我的年龄不是我生理上的年龄,只要感觉良好自己就会站在手术台前。“作为一名外科医生,重要的是需要足够的精力,清晰的大脑,不颤抖的双手。我的手是稳的,我几乎不喝酒,从不抽烟,每天7-8小时(而不是4-5小时)的充足睡眠,完全可以保证我站在手术台前的状态。”从中我们也可以感受到他非同一般的自律精神。

不光保持了旺盛的精力,Dolenc教授还有着非常强的好奇心。他告诉我们,除了手术本身之外,每次手术都会让他发现一些新的东西。其中这次培训班上的一个病例是由于肿瘤引起的骨头硬度的变化进而导致出现症状,术中找到真正的致病原因让他很高兴。

“这次的合作非常有趣。”Dolenc教授最后说。


Hugo Andrade

要善于从大量的病例中总结积累

4.jpg

● Hugo Andrade教授讲课中

Hugo Andrade(雨果•安德拉德)教授来自加拿大多伦多西部医院脑血管研究院,他是5个月前来到河南省人民医院工作的。Andrade教授认为,中国最大的优势就是手术量很大,其中很多都是复杂手术,这就为医生的经验积累提供了绝佳的机会。

“河南省人民医院每年会开展300多台脑血管搭桥手术,这是别的国家做不到的。如果一位医生手术量的积累很大,几年就可以成为大师级别。”Andrade教授说。

谈到如何能够从大量的手术中更好地受益,他认为要善于总结积累,把重要的病例通过用相机、摄影机记录下来,反复看。同时要做好患者的随访和追踪工作,通过术后3个月、半年、一年、两年后的不断追踪,就可以更好地发现治疗中存在的问题。

谈到快速发展的介入手术对传统神经外科的冲击,Andrade教授表示,很多疾病需要介入也需要外科,现在很多手术都是复合手术,把这两种技术结合起来,就能够为病人提供更好的治疗。“介入手术不是对传统神经外科冲击和敌对,是硬币的两面,是不可或缺的。”

谈到自己在中国的5个多月的生活,Andrade教授表示河南省人民医院的工作环境很好,医院非常支持、信任自己的工作,大家都很友好,愿意帮助自己,他感觉就像是回家了一样。“现在语言是最主要的障碍,但总的来说感觉很好。”


采访札记:

“如果身体许可,你可以旅游,可以去运动,而我更愿意把时间用在做手术上。”把神经外科工作作为自己生活的Dolenc教授一席话,让我们体会到了什么是真正的职业精神。在对几位国外专家的采访中,让我感受最深的就是他们的眼神中看到的那种简单、那种单纯、那种宁静,在物欲横流的世界面前,他们几乎完全不为所动。没有了名利,没有了机巧,有的只有自己作为一个医生的纯粹。

在和Juha教授回病房准备采访的时候,Juha教授是先径直走到一间病房去看望病人,简单询问之后,他拉起病人的手,为患者做肌力检查,一切非常的自然,是那么的美好。

在那一刻,没有大师,没有教授,只有医生和病人。所谓心法,我想正是“大道至简”吧。

“乐于少事,不好多为,则法增长,无有损耗。”

不管远古还是现代,不管中国还是海外,这种智慧都是一样的。

5.jpg

● 陈中灿老师和Dolenc教授在一起

(感谢Juha教授秘书陈中灿老师全程陪同采访翻译)


尤哈国际神经外科中心简介

该中心于2018年7月正式对外开放,由河南省人民医院全职引进的世界著名神经外科专家尤哈.赫内斯涅米教授、著名的国内脑血管病介入治疗专家李天晓教授共同领衔的多名中外专业团队组成。国外成员包括尤哈教授及其他三位专家,中方成员包括李天晓教授及其他十余名医师组成。科室设有门诊及病房,门诊和病房分别位于河南省人民医院国际医疗中心(7号楼)二层与六层。该中心收治的主要病种包括:颅内动脉瘤、脑动静脉畸形、硬脑膜动静脉瘘、烟雾病及脑肿瘤等,手术设备齐全,能够开展各种开颅、介入及复合手术治疗。中心将依托河南省人民医院脑血管病医院实力雄厚的诊疗平台,发挥国内外专家的特长,为国内外患者提供更加有效的个体化治疗。

阅读数: 691